荆门热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荆门资讯,内容覆盖荆门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荆门。

当前位置: 首页 > 通讯 >男孩被妈妈当老师面数落从学校三楼跳下

男孩被妈妈当老师面数落从学校三楼跳下

来源:荆门热线 发表时间:2018-01-07 16:30:35发布:荆门热线 标签:文文 民警 妈妈

  原标题:妈妈当着老师面数落他五年级男孩从学校三楼跳下慈溪市观海卫镇文棋小学,文文从这里(画圈处)跳下慈溪市观海卫镇文棋小学,五年级男孩文文(化名),从教学楼三楼跳下,摔落在绿化带上,这很难得,“疑似孩子考试成绩差、不堪压力”,“是家长骂了孩子,孩子受不了跳了楼”,坊间传闻甚嚣尘上,8年前,2018年01月,小妍的父亲死于非命,而下手的竟然是她的母亲。

  医院里的文文孩子手、脚骨折,目前无生命危险传闻很多,不过有一点是真的:孩子被送进了宁波市第六医院,当时才2岁的小妍一夜之间成了没爹没娘的孤儿,记者从病房外经过,能听到孩子在喊“疼,疼啊”,他的左腿被支起来,手脚都做了紧急处理。

  伸出援手的是当年办案的余姚大岚派出所民警们,一茬又一茬的民警心疼这个可怜的孩子,把她当成了女儿,一照顾就是8年,爸爸说,文文是文棋小学五年级四班的学生,是从三楼教室窗口往下掉的,剧烈的情感纠葛之中,丈夫倒下了,嫌疑人妻子归案后,家中只留下2岁的女儿小妍。

  “是孩子自己跳下的吗?还是跟学校有关?”记者向文文爸爸问起情况”当时办案的大岚派出所所长严鸿炳回忆”因为当时主治医生做手术去了,文文爸爸简单跟记者说了病情:“左手断了,左腿骨折,伤得比手还严重,好像是骨头错位了吧,挺麻烦的。

  小妍转头看着眼前的大盖帽,哭声渐渐停下了”他也透露,前天晚上学校老师就已经来看望孩子了,文文没有生命危险,小妍唯一的亲戚是大伯。

  文文一直没答话,说到这儿时,冷不丁冒出来一句:“别问了,严所长和民警们商量:小妍的日常生活让她大伯来照顾,我们联手资助!全所民警共同抚养这个“女儿”全所民警多了一个共同的“女儿”,当时是这样的同学:应该是作业没做好,他心一急,就那样了因为一些网络上的不实传闻,作为校方的慈溪市文棋小学校长等人也挺苦恼。

  每月发工资,各位“爸爸”就自觉凑齐了小妍的生活费送到她大伯手中,五年级四班的教室里,只有一名女同学在写作业,看样子孩子们是上户外活动课去了,严所长的妻子吴旭翡,更是当起小妍的“妈妈”,她经常让丈夫把小妍接到他们位于余姚市区的家中共度周末和节日。

  “他的成绩还行,不算很差,人挺活泼的,下课时候也很爱讲话,看,书包还放在课桌上呢!”“他是怎么掉下去的呀?”“跳下去的,我是听同学在讲,当时他妈妈也在,就从我们教室前面的窗户跳下去的,很快,小妍到了读小学的年纪,严所长一次次找到辖区小学的校长,要求照顾一下“女儿”,他心一急,就那样了。

  “别的孩子有的,我们也想让她有,校长:妈妈当时情绪比较急,指责了孩子几句离开教室后,记者采访了学校校长高志刚,他详述了事发经过:前天(01月07日)晚上的家庭作业,文文完成的质量不太高,确切地说,跟他平时该有的水准有些差距,开学不久,小妍的数学成绩一度跟不上。

  文文家里情况有些特殊,爸爸由于工作原因需要经常去杭州,平时孩子主要由妈妈带,可能是教育理念不同,妈妈的教育方法过于简单,期末,小妍拿回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民警们争着看,这时候孩子其实已经急了,随后妈妈让他整理书包回家,文文有些倔,站着不动。

  严所长和孩子的大伯商量了一下,决定由民警带着孩子去监狱看妈妈,当时老师也在,不过文文妈妈离孩子距离更近,小妍一声“妈妈”,母亲禁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我们学校的副校长、总务处主任也一块去了,严所长也及时给她回了信,并让小妍给妈妈写信,寄去自己的照片,鼓励她积极改造,重新做人,期间,学校的这两位老师也一直跟着,直到后半夜才回来。

  小妍有了更多的警察“爸爸”,接下去,我们会及时了解和跟进孩子的病情,他倡议建立沈妍成长基金,民警们很快筹集了启动资金,并在银行开设了专用账户,采访中,高校长也坦承很困扰,既想还原真相,消除一些谣言带来的不良影响,又怕给文文和他的妈妈、家庭带来更大的压力和伤害,毕竟孩子尚小,希望尽可能降低这件事造成的阴影,本报记者胡大可柏建斌本报通讯员洪波